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易讀文學 >> 人間最得意 >> 第七百五十三章 青天城頭 有戰事

第七百五十三章 青天城頭 有戰事

你怎么就登樓了?

就算是青天君,在看到青槐境界的時候,都會有些不可思議。

自己這個寶貝閨女,雖然說之前那些年里,沒了李扶搖那小子牽掛,修行速度早已經快了不少,這些年的光景,一直修行,雖然速度極快,但也不是如同現在這般,一眨眼便到了登樓境。

這速度,讓青天君都覺得很奇怪。

其實奇怪的事情,遠遠不是青槐一個人而已。

從數十年前開始,一直到現在,這些年輕人的進展都十分之快,不僅是妖族的子弟,還有人族那邊。

劍士一脈,這些時日里,不僅有吳山河和李扶搖兩個人的絕代雙驕閃耀世間,光是李昌谷便成就了滄海劍仙,要知道李昌谷才修行多少年,只怕不過兩百多年的樣子,之前尚且有幾十年還是三教修士。

便已經成就了劍仙。

這固然可以用有朝青秋歸還于人間的劍道氣運來解釋,但梁亦呢?

這位道門觀主,也不過修道三四百年,便入云成圣,這樣的速度,放在歷史上任意一個時代,都稱得上神速。

翻遍整個修行歷史,只怕梁亦修行的速度也能排進前五十。

除去這些個之外,葉笙歌和這一群年輕人修行的速度也是這樣,幾十年便到登樓的葉笙歌,和這一眾幾十年便成為春秋的年輕人。

這一眾人,似乎都趕上了一個好時節。

要不是他們趕上一個好時節,那就該是現如今的天才修士,實在是太多了。

不過相比較起來,似乎還是前者的可能更大一些。

想到這里,青天君笑了笑,看著自己那個寶貝閨女,打趣道:“這次該要出去走走了?”

成了登樓境,只怕就是這所有年輕人里最厲害的那一位了,這個時候離開妖土不管去什么地方都可以,青天君絕對不會攔著,而且在這趟游歷之后,只怕接下來的日子便是無數次的閉關了。

從登樓到滄海,固然有對天地萬物的領悟,所謂可能有朝一日頓悟而入滄海,但是在這之前,一定是會有一個最重要的東西。

那就是靈府里氣機的積累。

一定需要積累到那個臨界值,才能站在樓高處,推開那扇窗,看著那眼前的滄海。

要是不積攢起來推開窗戶的力氣,即便是某天靈光一現,那窗被風吹開了一絲,也都沒有力氣去推開剩下的大半扇窗。

在這一點上,青天君作為過來人,很清楚。

青槐拿著一個不大的酒壺,喝了幾口酒,搖頭說道:“我不去,倒是之后想再去一趟冰海,然后找幾個人打一架,然后就回來。”

她現在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十幾二十歲的年輕的姑娘,這么多年過去了,早已經明白了很多道理,拳頭大才能自在的話,以前聽著,只會覺得有些沒有道理,這些年見了太多,不僅見過自己父親在青天城里的舉世無敵的樣子,也見過朝青秋劍開天幕,最后才明白之前青天君那一句,倘若他不是劍仙,又怎么放心。才是真真切切,毫無虛假的金玉良言。

只是這種話,道理她也懂,可是真當了最后,她也不一定要聽。

青天君喝了口酒,正色道:“現在青天城里不太平,你離開了,我正好處理下那些藏在暗處的家伙們。”

這些日子青天君在城里不知道走了多少趟,便是為了引出某個他一直想引出的人。

青槐看著自己這個父親,直白問道:“是誰?”

青天君說道:“你還記得你們從霧山里出來那一次,有個劍士要殺李扶搖,那個人叫秋風滿,勉強算得上是李扶搖的師叔,之后又有一團黑云,我和那團黑云打過一場,不知道那人的境界,但有很麻煩,我現在懷疑他在青天城里。”

青天君身在青天城里,便幾乎是無敵的人,還有人藏著他的城中而且沒被他找到,這事情便很有嚼頭了。

青天君雖然自己本人沒有太在意,只是這樣的人藏在他的城中,他有些不自在。

青槐再喝了口酒,站起來問道:“我要是這會兒走了,那家伙保準找不到我。”

青天君跟著站起來,順手提了壺酒,然后沖著那賣酒婦人比了個手勢,大概是說酒錢記在賬上,他青天君喝酒,實際上還真沒有幾個人膽敢要他的錢,不過要不要是對方的事情,可不給就是他青天君的不厚道了。

他也沒說不給,只是他這樣的滄海大妖,沒有出門帶錢的習慣。

和青槐一同走出酒肆,來到長街上,這一對父女并肩而行,沒有先后順序。

兩個人并肩走出一段路之后,青天君這才說道:“你就這么肯定他要來找你?”

妖土之前得到的消息是李扶搖這個時候還佛土里,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離開靈山,依著青天君之前在佛土里得到的那些消息,便能夠判斷李扶搖手里的那盞燈籠和靈山上的那一盞有著無法描述的關系,說不定兩者便是同源之物,要不是因為那盞燈籠,只怕李扶搖也去不了靈山。

“是禪子親自帶著他去的靈山,只怕能見那盞燈籠了,這又是一次天大的機緣,不知道有多少滄海圣人想要看看那盞燈籠,那家伙看了一眼,一眼就值得讓人們瘋狂了。”

青天君雖然沒有去過佛土,但是對于那盞燈籠,也明白意義。

青槐說道:“還有葉笙歌。”

這兩父女的關注點,的確不同。

葉笙歌和李扶搖同行去佛土,現在已經真的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像是青天君和青槐,都該知道。

青天君聽著這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是笑道:“你還沒回答爹的問題。”

青槐沒有看青天君,只是自顧自說道:“他不來,就不怕我砍死他?”

青天君哈哈大笑,但很快便遇上自己女兒的眼神,他有些尷尬的咳嗽兩聲,便更是不知道說些什么了。

他這么個在妖土兇名赫赫的大妖,竟然能夠吃癟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好在青槐很快便說道:“想吃涮羊肉了。”

……

……

店還是那家店,羊肉還是白澤一族的那些肉,還是那個靠窗的位置,青槐看著掌柜的親自將湯鍋端上來,和那些由頂好的廚子切好的羊肉。

青天君這一次沒有機會和在山河那邊一樣有辣椒可以吃,其實他吃過幾次之后,也覺得不太好,不是口味不行,主要還是之后總覺得身體某個部位有些古怪。

這一次用的是麻醬。

他隨意往湯鍋里放了幾片羊肉,然后說道:“朝青秋那家伙是慶州府的人,口味太古怪了。”

說話間,青天君便夾起一片羊肉,蘸了麻醬,一口一片。

這幾年的妖土,白澤一族略微有些起色,族內出了好幾位了不得的天才,其中有修行二十多年便已經走到太清的,已經讓各方都關注了。

白澤一族早已經沒了妖君坐鎮,要不是青天君一直好這一口,只怕依著現在這個態勢,很快白澤一族便會被滅。

青槐也吃了一片羊肉,情緒沒太高,只是看著青天君說道:“其實我想去找他,就是怕那家伙覺得我這樣的女子,沒有骨氣,之后就更加瞧不上我了。”

沉浸在情愛里的男女,都是一個樣子,即便是像青槐這樣,也會擔心很多本來就沒有的事情。

青天君在這方面即便是有經驗,也是老早之前的事情了,放在這個時代,或許不太適用,再說了,像是他這樣的人,之前年輕的時候,可沒有這么多扯不清楚的事情,在之前,那些故事也是干巴巴的。

只是這個時候自己的寶貝閨女明顯不開心,便只能哄一哄,“其實不見得是這樣,說不定葉笙歌的性子太淡了,才是那家伙不喜歡的樣子。”

這些話,放在之前,青天君是斷然不會說出口的,他巴不得自己閨女離著那個家伙遠一些。

只是這些年過去,除去那個家伙尚未成為劍仙之外,別的一切,青天君都還真挑不出什么毛病。

這種事情,想起來也十分惆悵。

想到這里,都不得不嘆口氣。

青槐反問道:“那我得迎著他的性子來?”

青天君就差把剛剛吃進肚子里的那片羊肉給吐出來,他看著自己的寶貝閨女,心想這修行又不是做些別的什么,怎么腦子還不好使了?

只是想是這樣想,最后他還是沒有說些別的。

畢竟有些話,其實說和不說,都是一個樣子。

青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總歸還是吃了幾盤羊肉,最后便悶悶不樂的離開酒樓,這一次是要朝著北邊的冰海去了。

青天君放下筷子,在窗邊看著青槐離開,然后這才坐回位子,再吃了好幾盤羊肉。

這才心滿意足的下樓離去。

掌柜的在很久之后才上樓來收拾東西,數著青天君一共要了幾盤羊肉,心里默默想著這一次妖君大人吃了些羊肉,應該是覺得不錯的。

他很快便叫來伙計,吩咐道:“再去白澤一族要些肉來。”

……

……

青天君離開酒樓,前往城中的某個破落小巷,他身為一城之主,即便是有大部分時間都不在青天城里,但是青天城的布局還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除去前一次在青天城大打出手,損壞了些建筑,這么些年里,其實這些建筑,都沒有變過。

即便是后來朝青秋又在青天城出劍斬向天幕,也是如此。

那一條小巷,青天君很多年前來過一次,今日是第二次。

他走在小巷中,雖然一身妖氣并沒有太過顯露,但還是很快便驚動了許多居住在這里的妖修。

青天城雖然是妖修們的避難地,但是在城中生活的妖修也有高下之分。

青天君走在那條小巷里,很多人雖然沒有敢開門見他,但也都是紛紛跪了下去。

不管是青天君的勝負還是說青天君讓他們得以不亡命天涯,都值得這一跪。

青天君走了不遠,總算是在一座小院子前停下腳步,這破落小院,木門半掩。

青天君推門而入,整個人一身氣勢已經提到了最巔峰。

他在城中找了這么久,也是最近才確定的地方,這里面,一定會有一位大妖。

這一點是無可厚非的。

他抬頭看了一眼遠處屋檐下懸掛著的鈴鐺,沉默片刻,知道了為何那人始終能夠躲過他的探查。

里面忽然傳出些響動,然后從屋子里走出來一個小小姑娘。

那個小姑娘生的有些奇怪,不是說長相猙獰,而是因為她的臉上有一道傷痕。

是一道劍痕。

青天君是妖君,自然能夠看出來。

“你花了這么些時間才找到我,有些令我失望。”

那個小姑娘站在屋檐下,看著青天君,明明是居高臨下,可是卻因為她的身高,只能變成平視。

青天君沒有說話,他之所以沒有這么著急找到她,是因為青槐在城里,那個丫頭不出城,他打起架來,有些不放心,至于是什么不放心,自然不是因為害怕在戰斗中波及青槐,而是害怕自己落敗。

青天君這樣的人物,都已經排到妖土前三了,怎么會擔心自己落敗?

這也是對方的境界實在是高妙的緣故。

“當初青符城便應當是為了鎮壓你,之后霧山那次也是你出手,你是誰?”

容貌可以改變,聲音可以改變,但是在他們這些滄海修士眼里,唯獨只有身上的氣息改變不了。

一位修士該是如何,便該有怎樣的氣息,不管怎么都改變不了。

那個小姑娘看著青天君,沒有急著說話,這么多年過去了,她早已經恢復了當初的境界,可以說在妖土里,沒有幾個人能是她的敵手,當然,青天君一定會算一個。

“若是你聽了我的名字,自然便知道我是誰,可是我現在不想讓人知道我的名字。”

青天君挑了挑眉,然后看著她說道:“不管你是誰,現在都該離開青天城。”

青天君說話從來都只對青槐溫和,對旁人說話,向來簡單而直接。

小姑娘說道:“我本來沒有想做些什么,只是這里有好些我的后人,所以想看著他們,你既然在意,那我……便殺了你吧。”

小姑娘的神情也十分平淡,就像是在說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但其實這樣的話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一定會驚得說不出話來,青天君是誰?

他是妖土排名前三的大妖,放在整個人間,也是可以和葉圣這一類圣人匹敵的存在,人間滄海,只怕青天君也在前五左右。

而且他還很年輕,還在繼續往前走。

但是這個小姑娘開口便是要先殺他青天君。

可以說實在是有些異想天開。

青天君卻不這么想,他絕不怕妖土現如今已經有了名號的各個大妖,唯獨只怕那種藏得十分深,從未在人前現過身的那一類人。

這個小姑娘毫無疑問,便是那種人。

青天君嘆了口氣,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身上妖氣沖天,開始肆掠開來。

那一座小院,頓時風起云涌。

青天君的妖氣生出,看著實在是不凡。

小姑娘的頭發被青天君的妖氣吹動,她微微一笑,臉上的傷口顯得異常猙獰。

沒有任何言語,僅僅一瞬間她便掠到了青天君身前,對著青天君,便是一拳砸出。

那帶著罡氣的拳頭在空氣中摩擦出刺耳的聲音,聽著便讓人覺得牙酸。

青天君一身青衫微動,側身避過一拳,可是那一拳所攜帶的罡氣,便直接撕裂了半座小院,罡氣更是蔓延開去,一時間,不知道有多少建筑在這里倒下。

煙塵四起。

青天君神情漠然,光是這一拳,便讓他知道對面那個小姑娘不是好對付的。

那小姑娘扭頭猙獰一笑,對著青天君繼續一拳擊出。

這是她恢復境界之后,第一次酣暢淋漓的打斗。

至于為什么選擇青天君,其實很簡單,青天君崛起于微末,族內除去他之外,并沒有什么強手,不算是什么大族,全靠他一人,一旦他被人擊殺,那奪去青蛇一族的疆域,便顯得沒有那么困難。

若是選擇別的大族,便還要去對付那族內層出不窮的修士,對于她來說,還是有些麻煩。

所以思來想去,還是要對付青天君。

選擇青天君,只有一個不好的。

那就是他本身太過強大,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的。

現如今便是這樣。

當她那拳頭砸向青天君的時候,青天君的那只大手也一掌拍向她的頭顱。

掌心滿是風雷之聲的青天君看著那個小姑娘,沒有說話,但是一雙眼睛里,滿是其他情緒。

他在計算小姑娘的后手。

但當那只大手都快落到小姑娘的腦袋上,也不見得有什么后手生出。

青天君皺眉不語。

下一刻,不知道從什么地方來的一個拳頭,落到了青天君的小腹上。

上面有著絕對磅礴的妖氣,青天君悶哼一聲,倒飛出去。

落到了那些煙塵中。

這才開戰片刻,青天君便已經成就如此態勢,這之后會如何,只怕也很難說清楚。

喜歡人間最得意請大家收藏:(www.delhtjpy.icu)人間最得意易讀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人間最得意最新章節 - 人間最得意全文閱讀 - 人間最得意txt下載 - 平生未知寒的全部小說 - 人間最得意 易讀文學

猜你喜歡: 洪荒之輪回天尊正版修仙洪荒之逆天妖帝超級仙醫絕品毒醫體修之祖霸占諸天都市最強修真學生穿越大封神三界紅包群超級鴻蒙至尊塔帝火丹王滅運圖錄永恒圣王巨門卷最牛醫仙仙界贏家武俠:開局扮演秦始皇洪荒帝俊滅天道仙韻傳大數據修仙樓乙仙魔同修都市至尊奶爸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武俠世界俠客行
完本推薦: 都市透視眼全文閱讀龍血劍神全文閱讀叫一聲老公全文閱讀被迫修無情道后全文閱讀逆行諸天萬界全文閱讀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閱讀正版修仙全文閱讀就這么點膽兒全文閱讀太子妃不知道自己多可愛全文閱讀尖叫女王全文閱讀魔尊每天都想退休全文閱讀神醫廢柴妃全文閱讀末世異神全文閱讀[綜武俠]江湖多渣男全文閱讀全能保鏢全文閱讀對不起,我愛你全文閱讀異能小農民全文閱讀我是仙凡全文閱讀寵物小精靈之庭樹全文閱讀超凡黎明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瘋狂農民工殺神島朕是紅顏禍水極品捉鬼系統天數[洪荒]醫毒雙絕:殘王獨寵廢材妃荒野求生之殺手之王柯南:悠閑日子三國:開局娶洛神重生八八年代:農媳有點甜蚍蜉傳魔王勇者你別跑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穿越從死亡開始快穿女配是個嬌氣包都市之國術大宗師頭狼借尸還魂之跳脫正妃栓心記我真是非洲酋長穿成首富家的假兒子武林外傳之最強殺神惡作劇精靈大宋猛虎修仙從養生開始婚后被大佬慣壞了綜漫之最強推演玄幻:我能回收時間都市極品仙尊斗破之無上之境

人間最得意最新章節手機版 - 人間最得意全文閱讀手機版 - 人間最得意txt下載手機版 - 平生未知寒的全部小說 - 人間最得意 易讀文學移動版 - 易讀文學手機站

下载下载欢乐斗地主